我要干网在线观看_《操我》_黄昏操逼去_想干就去吻 每日更新 最新域名:chitongbz.com

您的位置:首页 >> 小说 >>

十景缎 第九十五章

时间:2018-02-08 那琴声只弹了数声,便即止歇,一个男子声音传出:「任师弟,你听得明白,这难道还不是文武七絃琴吗?」语音中颇有得意之情。文渊 、石娘子等听出说话之人便是龙驭清,都不由得暗暗戒备。
  但听另一个男子哈哈大笑,声音响亮,极是粗豪。文渊一听,登时又喜又忧,耳听这正是任剑清的声音,相隔一门,便能会面,如何不喜 ?但是龙驭清已归,又不知门后尚有多少高手,却又十分可忧。
  龙驭清沉声道:「有什么好笑?」只听任剑清大声说道:「大师兄,你夺得了文武七絃琴,却又如何?这琴中的奥妙,你能领会得到么? 老实告诉你,要从文武七絃琴上修练本门绝艺,当今武林,除了我跟文兄弟,只怕很难找出第三个人。」龙驭清哼了一声,并不作答。
  忽听一个年轻男子的口音道:「任师叔,你和爹毕竟是同门师兄弟,何必闹得水火不容?你把文武七絃琴的秘密说了出来,与爹尽弃前嫌 ,彼此重修旧好,岂不美哉?」任剑清又是一阵哈哈大笑,说道:「小子,你不必花心思哄骗任某,这个谎撒的太不高明,别指望我上当。」
  文渊心道:「听这男的说话,便是那位骆姑娘口称少爷的人了,原来真是龙驭清的儿子。」思索之际,只听龙驭清冷冷地道:「我能不能 找齐十景缎,你还管得着么?任师弟,再给你一个机会,你只要说出文武七絃琴的秘密,交出师父传下的十景缎,做师兄的顾及同门之情,从 此不再为难你便是。」
  任剑清说道:「大师兄,我额头上这道剑疤,是你当年追杀我时划的,只要再深入几寸,此刻我早就一命呜呼。十几年来,你的同门之情 我领教多了,大伤小伤总结起来,可以杀掉十个任剑清。反正你已经拿到了文武七絃琴,我这个师弟是生是死,你也不放在心上。十景缎我是 不会交出来的,你有本事,自己去找了出来,也不必给我什么机会了。」
  龙驭清大怒,道:「好!你不说,要充硬汉,我就成全了你。」说着顿了一顿,门后悄然片刻,众人不明就里,都是惊疑不定。
  忽听龙驭清扬声吐气,显是运起了极高深的功诀,缓缓地道:「这」寰宇神通「的威力,你该清楚的很,我要杀你,可以让你一掌而毙, 也能让你辗转痛苦十余日。」任剑清笑道:「好极了,师父只传了我九转玄功,寰宇神通我承受不起,随你施为,我等死就是。」龙驭清冷笑 道:「你以为我不敢杀你?那十景缎我自有方法找得出,文武七絃琴也还有那文渊小子知道运用法门。你是那老贼的好徒弟,我就送你去跟他 相会。」话声一止,便听任剑清发出一声长长的闷哼。
  文渊大惊失色,心知龙驭清恼怒之余,已决心痛下杀手,哪里还能按耐,一拍掌,猛然震开铁门,叫道:「龙驭清,看剑!」只一瞬之间 ,他纵身飞奔入房,长剑飞腾出鞘,去势疾如流星,快似闪电,直刺龙驭清后心。
  他这一下出手刻意扬声,正是故意要龙驭清发觉,有所迟疑,以免任剑清被他毙于掌下。果然龙驭清听得破门喝斥之声,心头一惊,暗道 :「这小子竟然闯到了这里!外头的机关竟没拦下他?」他右掌才按上任剑清心口,文渊的长剑便已逼到身后咫尺,当下撤掌回扫,一股浑厚 掌力广被六尺,坚同屏障,剑刃被压迫得弯曲欲折。文渊一声清啸,轻飘飘地一个跃身,长剑一圈一抖,柔劲激发,略化来力,退开数步。
  文渊既已闯入,华瑄、小慕容、石娘子等不落人后,纷纷抢入。众人一看,任剑清身子紧靠一面铁壁,双手平开,颈、手、腰、足均被半 个铁环弧扣锁,完全动弹不得,双足却又悬空,这份苦楚更加难当。牢房中甚是宽广,却全无其他摆设,地为石砖铺设,四面却都是铁墙。龙 驭清一掌逼退文渊,旁边数人纷纷呼喝,那青年首先上前,怒声喝道:「好大的狗胆,竟敢到皇陵派的地盘撒野!来者何人,快快报上名来! 」
  文渊长剑一摆,眼光迅速望向房中众人,只见龙驭清身后尚有三人,一个是精瘦老头,白髮苍苍,穿的是太监服色;一个青年男子,认得 是神驼帮少帮主骆英峰;旁边站着的是一名相貌清秀的少女,年纪瞧来不过十七八岁,神情漠然,冷冷地看着文渊。文渊心道:「看她服饰, 当是我和紫缘跟蹤而来的那位骆姑娘。」
  那青年见他不答,更是怒气沖沖,正要发作,龙驭清已走上数步,冷冷地道:「好,想不到你们居然能通过重重机关,算是有些本事。哼 哼,可是来到这里,你们依然是死路一条,又何必多此一举?」
  小慕容笑道:「重重机关?这就奇了,我们可没碰上什么厉害机关啊。
  那陷落的地板,倒是想通不过亦不可得。「龙驭清一听,甚是诧异,心道:」外头石砖通道布满暗箭毒气,脚步落得不对,便会触发,难 道这些家伙竟然全数破解了?「他之所以放心亲自到京城捉拿向扬、文渊等人,除了有精密布置的诸多高手,也因为这暗器步道非同小可,任 你武功通天,只要中了一枝毒箭,都是难逃一死。眼见文渊等人尽皆安好,似乎根本不知有暗器一事,心中大疑,暗道:」即使机关没能截下 他们,现下既然送上门来,我便亲自出手,亦是相同。「
  想到此处,龙驭清脸上杀气大盛,双掌蕴劲,衣衫轻轻鼓动,随时便要出手。
  文渊视若无睹,大声叫道:「任师叔,你安好吗?」任剑清哈哈笑道:「这条命还在身上,自然好得很。我早说过,别叫我师叔,我听来 可真不习惯。」说着笑容一敛,道:「文兄弟,石庄主,你们来到这等险恶之地,可不是闹着玩的,任剑清生也无益,死不足惜,何必冒险而 来?」石娘子道:「任大侠重信好义,今日落难,巾帼庄岂能不救?」
  忽听那太监模样的老者咳嗽一声,缓缓地道:「石庄主古道热肠,令人佩服。
  龙掌门,你意下如何?「龙驭清道:」这群贼人擅闯长陵地宫,自然要请吴公公一併捉拿了。「
  石娘子望了那太监一眼,道:「这不是滇岭派的吴先生么?滇岭派竟也派人入了东厂?」吴公公摇摇头,说道:「石庄主此言差矣,老夫 本来身在东厂,后来才拜了滇岭派白掌门为师。」文渊一听,心道:「滇岭派毒功诡谲难测,葛元当已甚是厉害,这老太监的武功却又如何? 」他想到了先前紫缘不慎中毒,心中不敢大意,不觉往紫缘望了一眼,又全神贯注地提防。
  但听龙驭清道:「腾明,这是你华师叔的得意门生文渊,你们两人切磋切磋。」
  那青年龙腾明应道:「是!」大步上前,一振双袖,神情大显剽悍。
  文渊见他随意一站,自有一股堂皇气势,霸气凌人,心下微微一凛。只听龙腾明喝道:「姓文的,你别以为到了这儿,就算是了不起了! 本少爷来教你见识本派正宗武学的威力,瞧仔细了!」双掌一前一后,两劲层叠,凝而不发,双掌之间突然爆出几声清脆细响。
  任剑清喝道:「文兄弟,小心在意,这是」寰宇神通「!」文渊闻言一惊,心道:「任兄曾经说过,师父学遍了本门武功,其中也包括了 」寰宇神通「,可却没传给我跟师兄,师妹武功未成,自然也没学到,师父却已过世。龙驭清将师兄和我一举震伤,那时所施展的内劲深沉奇 幻,自然就是寰宇神通,原来他已经传给儿子了。」
  然而此时已无他思索的闲暇,龙腾明双掌陡然分开,五指似爪而非爪,十指虚拿,内劲疾窜週身经脉,便如一张拉满的强弓,蓄势待发。 文渊见他不使兵刃,当下收回长剑,拱手道:「谨向请龙兄领教一二。」龙腾明嘿地一声,道:「等你领教完,便该死了!」说罢,脚下一起 ,大吼一声,猛地扑去,双掌刮起风雷厉响,威势骇人。
  文渊深悉九通雷掌的刚劲厉害,不欲硬拚,见他来得猛恶,正要运使柔劲化解,突然一道柔和之极的内力自身后传来,如暖风吹拂,温淳 不烈,绕过了他的身子,迎向龙腾明双掌之力。龙腾明被这道劲力一挡,雷掌之力犹如深陷泥淖,顿时消解无蹤。
  这一下龙腾明固然惊异之极,文渊也是一阵错愕,却听一个清朗的中年男声自身后响起,说道:「寰宇神通,包含万有,怎能如此拘于霸 道?文贤侄,你该当记清楚了,日后开始修练之时,断断不可犯此谬误。」这声音只近在耳边,来人何时来到,文渊竟然全然不觉,一怔之下 ,回头望去。